我在等一个未知的可能

不朽

云烟岛屿:

生命里总有一些人你捉不住,只能看他从指隙匆匆走过。残余的温度久久地停留,冷的热的都有。

有的人留下淡淡的烟草气息,有的人留下甜蜜的糖果香味,或森林的、海洋的味道。

不灭的,不朽的,总是我们已经失去的。

不朽的,如果不是极端热烈的,那就是极端平凡的。热烈如火红的太阳,自世界初始之前到终结之后。日光灼目,照耀万物。闪烁,灿烂,光艳,炽热,辉煌。好像人们热切希望得到的信仰。平凡如千百年的古木,醒着看世间千百年的人事变迁,不断的生长,在风雨夜里坚挺着,根在地下牢牢的抓紧,始终屹立。独自,孤单,寂寞,无望,封闭。把一切痛苦存积,最终成为滋养生命的养分。

 

安妮宝贝写:爱情是容易被怀疑的幻觉,一旦被识破就自动灰飞烟灭。

现实里,爱情通常短暂而容易破裂,交往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恋人比比皆是,年轻时我们需要的确实是暂时的激烈,而年老后终究还是归于平淡,希望找一个能够相伴的男人共度余生。

最后在一起的,可能不是你爱的,但是是能够相濡以沫的。爱情是轰轰烈烈,而生活是平平淡淡却恒久如一。

 

信唱:发会雪白,土会掩埋,思念不腐坏。

宇宙之间无数渺小的沙粒,是否承载无数生物。世界上一草一木、一花一石,也带有感情的死去,幻化成一粒细沙,漂流于浩淼的宇宙里。时空,是多么巨大的力量。

身体死去后,我愿归于大地,在一生漂泊之后停留在一方安定的土地,把自我情感悉数带走,往后全部都埋葬于土地,不要被世人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言拿出来聊。长时间闻着泥土的气息,吸收泥土的养分,泥土之上,也许会开出一朵白色的花,或长出一棵坚韧的青木。这便算是我生命的不朽。

 

(刘若英的新专辑有一首歌也叫不朽。她唱:回忆是一扇门,踏进去是荒城,不停地走,世界就没尽头,从绿洲沙漠大海到巷口,以后到底会是什么,我越来越懂,原来不朽的是,自由。)

 

(去年冬日写下一篇类似的文章,叫做存在,相对来讲,存在更注重对生命的论述,而不朽则更注重于自我。一个月零一天前,在微博写下:如果一份爱可以以树木年轮计算,我愿这棵树木得以不朽。)

 

 

2013.6.9


评论
热度(80)
  1. 未命名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海の人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微笑、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晗贝贝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郑淼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泗安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泗安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U.U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右手年华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❤耳朵☺ 养小鱼 のしyつ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南山木桩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kongting&rimu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无法言表的伤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水蓝色天空云烟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泗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